米蟲

【YOI/維勇】段子002:一口令人悲憤的狗糧。

※原作向,1年後,超级短,没有後续。

※OOC伴我身边不肯离开。

※终於能正大光明的打上维勇TAG了。



  日本的花滑选手,胜生勇利,终於在GPF大会上以小数点以下的分差,惊险地战胜了去年的冠军得主尤里.普利赛提和自己的教练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,夺下其生涯的第一面金牌——


  而同时身为他教练的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高兴的就像自己的成年组首战夺金一样,不只在K&C区对着自己的学生又搂又亲、公然秀恩爱之外,连领奖台也不忘强行喂了媒体记者和观众(包含全世界正在追踪直播以及之後看重播的观众们)一嘴夫夫狗粮——


  「终於得到了金牌呢!快让我亲一下。」维克托笑出了招牌的心型嘴,在授奖台上催促道。


  「欸?等、等等啦……」站在最高的位置上,勇利露出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
  「我都等了一年了!」那只修长的食指轻轻点在下唇上,维克托任性地耍赖着。


  「呃……这、这……唔——」


  含蓄的日本男子握着自己的金牌,挣扎了好一会儿,才慢吞吞的将金牌举起,而没有耐性、速战速决派的斯拉夫人可等不了那麽久,不由分说的扯住勇利的一只手腕,硬将他连人带奖牌的扯到跟自己同高的位置,两个人之间隔着一面奖牌,亲吻着。


  然後,闪光灯闪了多久,这两个人就这麽亲着多久,而一旁的尤拉奇卡小天使的心理阴影面积几乎要笼罩整个冰场了。


  「太好了,勇利。」冰上帝王笑得非常飒爽。


  「一点都不好!」这句话则是由两个名字发音相同的得奖者,异口同声的喊出来。



(沒了)

【YOI】段子001 成為皇帝的約定(暫定)

※Yuri On ICE(电视剧)演员们的现实人生PARO脑洞,附带性格、背景、经历的反差特效,OOC完全正常发挥!

※因为不知道该标维勇还是勇维所以这里稍微预警一下,不要担心,清水向。維勇維...應該……?

※遭到禁赛的滑冰选手维克托(24)和 连锁温泉会馆小开勇利(20)

※私设如山的段子。命名癡。沒有後續。







  胜生勇利从轿车後座下车,脚步有些匆促的走到一个看起来浑身脏兮兮,狼狈又落魄的高大外国人身边,对方将脸埋在黑色的溜冰背包上,可怜兮兮的蜷缩着身体,倚靠电话亭旁。


  约莫一小时前,温泉会馆的柜台小姐告诉勇利,接到一个满嘴怪异英文加破烂日文的外国人电话,只有「胜生勇利」这四个字能勉强听懂,勇利一听便知道,这绝对是那个俄罗斯人——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。


  察觉到有人靠近的俄罗斯人慢吞吞的抬起头,平日滑顺柔软的银发现在皱巴巴的乱翘纠结,看起来总带点半透明的俊脸,此时也沾满了灰尘和红褐色的血渍,他用浓重的鼻音、哑着嗓子打招呼:


  「Hi~勇利~你来了……」


  「一身酒臭味……你到底喝了多少啊?」勇利面露难色的用手指掩住鼻子,从口袋里掏出深蓝色的格子手帕,轻轻替对方擦拭脸上的脏污。


  「小小~豆粒大~而已~」维克托用不太标准的日文回答了,做了一个很可爱的眨眼表情,食指跟拇指靠拢到一公分的距离,表达自己只有喝这麽一点点。


  「这时候不是用豆粒吧?是一点点……不,这个味道绝对不只一点点啦!来、站起来,振作点!岛田先生,麻烦你帮我一下——」勇利说着,便和司机一块将人拉起来——老天,这个俄罗斯人真沉。


  就这样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将醉醺醺的俄罗斯人塞进後座。


  「勇利~~勇利我啊……真的只想喝一点点,跟老板给我,金发太郎抢走了,我生气踹他的椅子,他拿酒泼我……我们跳上吧台打滚——」


  上了车後的维克托很宝贝地拍了拍他又脏又旧的溜冰背包,靠着勇利的肩膀断断续续说着不连贯、也没有任何逻辑的醉话,勇利很无奈的从岛田先生那边拿到一罐水,倒一点在手帕上,小心翼翼地替维克托擦拭嘴角的血渍。


  「他跟他妹妹贴过来,抢走了,毛巾……还有背包——我说不行,用钱包给他们……然後背包被丢进垃圾桶。」


  「真过份,不过还好找到了,对不起啊,维克托。」勇利顺了顺维克托的头发,有些心疼,注重礼仪的日本人竟然做出这种让国家蒙羞的行为。


  「我很棒对吧?鞋子有好好保护着喔……」维克托一脸骄傲的跟勇利撒娇。


  「嗯,做的很好。」


  「对,我最棒了,我是最喜欢溜冰的维克托——」


  「啊啊、不愧是维克托。」勇利一边拍着维克托的肩膀安抚着,一边掏出手机联络房务,让他们提早准备热水跟吃的东西送到维克托的房间。


  「要找人处理一下吗?勇利少爷。」驾驶座的岛田先生看着照後镜问道。


  勇利摇摇头,轻轻比了个嘘的手势。


  本以为这个爱腾闹又有点天真烂漫的战斗民族终於睡下了,没一会他又蠕动了一下,用着委屈巴巴的口吻接话:


  「……明明喜欢的不得了的……那麽喜欢的……可是……我连穿着外套去比赛都不行……明明,我什麽都没做……」


  虽然不连贯,但是勇利大概能从只字片语里得知,最近维克托消沉的原因——


  祖国因为禁药风波跟贪污事件被国际奥会持续禁赛,最近更是确定了下一届奥运也不会有俄罗斯的队伍可以参赛……这个惩罚不只对俄罗斯来说十分残酷,对为此准备努力了许久的运动员来说更是残忍。


  勇利自己也曾经是个花滑选手,所以很清楚那种瞬间被丢进南极大陆般的感受……就像是被全盘否定了、连一点机会都不给的抹杀掉……


  即使维克托本人没有使用禁药也没有参与贪腐事件,只因为他的运动员外套印着Russian这7个字母,他就不得出赛……


  太过分了,不管是比赛还是他的处境……这个世界对维克托太不友好了。


  一句话也不说,轻轻拍着维克托的肩膀。从见到他的第一天起就觉得,这世界对维克托是不公平的……明明是那样充满感情、才华洋溢的花滑选手,却埋没在技术指导和演出一个电视剧上,太可惜了。


  「……已经……不行了……」说这话的口吻,维克托彷佛在叹息着。


  听了这句话的勇利心头一紧,他很明白那句话的意义——禁赛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被抹杀跟否定,而是时间白白流逝、消磨斗志。


  说点什麽吧——这样催促着自己的勇利乾巴巴的开口:


  「没那种事,一定还有机会的,而且也一直有练习不是吗?明年一定可以参加比赛,我仔细研究过你的动作,美极了,我觉得维克托参赛一定能拿到冠军。」


  「勇利少爷,到了。」岛田先生把车子安稳的停下。


  「我们到了,维克托,热水已经准备好了,还有你喜欢吃的炸猪排盖饭,去洗个澡、吃一顿再好好睡一觉,不要想太多了,嗯?」勇利摸摸维克托的头,试着撑起他软绵绵的身体。


  但是对方非但不动,还一个劲的往勇利的腿上赖。


  「……勇利也溜冰……勇利懂吧?动作……」头枕着勇利的大腿,红通通的脸笑得有些孩子气。


  「嗯,不是随便说的,真的很美,就像是冰上的精灵一样。」


  「……冰上的……精灵……真好啊,可是我不想当精灵……」


  「为什麽?」


  「精灵很快就会消失掉啦……变心的王子、又不能说话留住他,然後就变成泡泡消失了……」


  变成泡泡消失的是美人鱼啦……勇利看了一眼後照镜,发现岛田先生在偷笑。


  「……不然维克托想当什麽?」虽然想立刻把人扯下车,但是一想到也许这只是他宣泄心情的方式之一,勇利就顺着话陪他装疯卖傻了。


  「……帝。」


  「弟?」


  「皇帝……我要当沙皇,冰上的……沙皇,要全世界都臣服在我脚下的……皇帝!」最後两个字,维克托气势万钧的吐出。


  「好啊,维克托,等你变成沙皇的那天,我会打造一个最漂亮的皇冠,上面镶满宝石跟珍珠送给你。」


  「真的?」维克托这下开心的弹坐起来,满脸都是孩子一样率真的期待。


  「真的,所以,皇帝陛下,现在愿意回寝宫了吗?」勇利指指温泉会馆的大门。


  「嗯~~」说完,维克托就四肢并用的爬过勇利,摇摇晃晃地走进温泉会馆里。


  「真是让人费心的家伙。」勇利叹了口气,但笑得很温柔。


  「但是少爷好像很开心?」


  勇利有些惊讶的看了岛田一眼,岛田立刻收回调侃的眼光。


  「……也许是吧。」勇利推了一下眼镜:「可以麻烦岛田先生把我以前的表演服找出来吗?」


  「表演服?」


  「嗯……得制造点话题才行。」勇利微笑着,心里另有盘算。


(没了)